伈捇| 踢藷| 假堈| す猀| 酗景| 屢輿| | 蚗譴| 腹褽| 嫩鰍| 踱陬| 羲す| 樁囡| 綬笣| 踢刓迋| 扞粹| 衕漆| 瘀矧| 娸嗣| 呦肅| 濘笣| 嗲す| 恟埭| 朊蔬| 舷慇嫌衵秫笢よ| 羲栠| 挕傑| 嘐假| 鱖刓| 氈ь| 禍族| 錘埭| 剸傑| 怮累| 昹睿| 坋桋| 攫踞| ц埭| す假| 踢俜| 絊傑| 伈栥| 滔陲| 栠陲| 繒眧| 酗賅| 謫怢| | 蚗佼| 槽瓮| 党恅| 嫘鰍| 癒肅| 攪假| 籵賽| 詢眧| 膘栠| 璨蔬| 踢坢| 還狦庈| 廑旂| 肣褽| 淜す| 梃瓮| | 囥菟| 鳳樁| 畛踢齊醫よ| 腦漆| 徆庌| 湮傾諳| 怮綬| 隅假| 譙輿| 昹譴| 梆笣| 踢刓| す堈| 狟翻| 隅晚| 塢笣| 鳹菟| 憚忑| 湮倓| 喪瑕| 笘刓| 摋蔬| 齊刓| 喪族| 昄碩| 蜚洈| 嫘假| 啞刓| 刓漆壽| 艨裔| 嫘す| 籵漆| 蔬埭| 昹襠| 訧埭| 盺譴| 陝俓枑| 苠荻| 鰍荻瓮| 桲模賜| 需鏍| 慇躇| す假| 醫栠| 痴瑞| 楛荻| 怢鰍庈| 籵勍| | 痰詳| 皊凅| ц阨| 控贅| | 嶍洈| 鏍氈| 笘刓| 痴呦| 酴す| 輩笣| 踢刓| 馜埭| 鰍漆| 銢鰍| 昹襠| 昹睿| 陔梅| 刓陲| 謐傑| 痰詳| 皊梅瓮| 眅碩| 蟆埭| 痔珧| 怮累| 輕栠| 圊⑻| 監屙| | | 塙鰍| 怍假| 芩蘇杻酘よ| 譴栠| 坢傑| 堁鰍| 絞倯| 滔盺| | 蜊寀| 踩鰍| 嫘犖| 耋篎| 昹盺| ч瓮| 輩蔬| 假趙| す豗| 還瓮| 都抇| す栠| 陔泬| 樁赶| 拻模| 瞳釓| 凅刓| 湮傾諳| 霞輿| 韓諳| 怍懂| 瓬瓮| 盻抾瓮| 湮俍| 陲璨| 耋淩| 罾諳| 酗倓| 桫瓮| 栱刓| 坒忑| 綻埻| 習毚| 挕悃| 該笣| 眅碩| 漆猿| 陔韓| 幵栠瓮| | 怮ど侁よ| 坒瞼| 麻累| 譴隴| 禍④| 蔬蚗| 輿笚| 潠栠| す猀| 翻猿| 撳鰍| 詢鍬| 蚗譴| 咈譴| 燮捶| 絞芨| 皊猿| 鰍蔬| 塗鏗| 屻壽| 假瓮| 漁秅| 侂蔬| 廗埬| 瞳捶| | 疺鰍| 塗撳馨よ| 糽啡| 陔匙嫌誥酘よ| 繕⑻| 穇漆| 氈珛| 撳譴| 腹褽| 啋商| 抸秝| 齊⑨| 淜蔬| 侂栠| 踱豐よ| 酴詳| 陝棐| 哏譴| 都刓| 闔儅| 剢恓| 喟陓| 蠔碩| 陔飲| 湛嶺杻よ| 籵笣| 茠諳| 蚗忭| 陔補| 塢迖親よ| 譴假| 蓔笢| 策傑| 嘉桾| 陝商| 拫机よ| 拻湮蟀喀| 竣瘀| 謹栠| 蠔碩| 都笣| ⑧控| 譴堈|

賤躇陔釬▲珨跺佽騫擠蝖滂晾奐〨 瑞跡ぇ窪做

2019-07-24 08:22 懂埭ㄩIT168

﹛﹛賤躇陔釬▲珨跺佽騫擠蝖滂晾奐〨 瑞跡ぇ窪做

﹛﹛陔貌扦薊磁弊ㄥ堎ㄠㄟ桮蝤釆м葟齝邪掁忿的牊贈抎酗嘉杻濘佴ㄠㄟ梠邦楷晟侇2篽驨驐炮婕蟪捚畛肅瞳眺吽苤淜婟嫌測馨婓ㄦ梣礿裙梠篲馹瑧鶹梤挈F麭圮刱捻冞鹺豏竁媋苤ˉ眐褙佸鵊笛閨倰暮坻ㄛ2010爛妗囥賸劼欳涽嘟懈恅悵馱最ㄛ党膘賸劼欳涽嘟懈麻蹈奩﹝

鳶部昹控盄XX詢華蜇輪輿眈葩娸ㄛぞ僅湮衾50僅ㄛ桵尪蠅剒猁忒褐甜蚚珨晚蚚蚐撾睿興絮羲繚ㄛ珨晚鏢鳶﹝跪吽﹜赻笥⑹﹜眻牮庈睿陔蔭汜莉膘扢條芶ㄛ笢栝絨苺ㄗ弊模俴淉悝埏ㄘ扢煦頗部﹝

﹛﹛自稱「以讀金庸為主業,靠讀金庸養家餬口」的王曉磊被認為是「當今自媒體寫作的才華擔當」。他筆名六神磊磊,曾為時政記者,如今坐擁千萬粉絲;筆下文章腦洞大開,詼諧間卻能針砭時弊,篇篇閱讀量「十萬加」,創造了自媒體寫作的奇跡。最近他的新書《六神磊磊讀唐詩》出版,音頻版也於近日正式上線。六神磊磊應鄭州松社書店之邀來到鄭州,並接受記者採訪。他說,任何一個行業,別看密密麻麻都是人,努力往上一點,人就少一大片。學問的境界有「真學、真懂、真信」。「對金庸、對唐詩,我是真學了,真正下功夫去讀通透,讀通透了才能寫得有趣,才會有人願意看。」■文:香港文匯報記者劉蕊鄭州報道隨荂u六神磊磊讀金庸」公眾號的走紅,王曉磊更習慣於大家稱呼他為「六神磊磊」。公眾號裡的磊磊充滿了俠氣,現實生活中的他,戴副黑框眼鏡,娃娃臉,更多些書生氣。左手金庸右手唐詩王曉磊曾做過時政記者,後辭職專職打理自己的公眾號「六神磊磊讀金庸。」王曉磊說,自己很感謝做記者的經歷。「記者生涯中,我見過很多不同層次的人,也見證過很多故事,這讓我能從不同的角度看待這個世界。」他也很善於「蹭熱點」,他說這應該是記者的本能。「既然學了新聞,做了新聞,就希望能夠發出自己的聲音。」至於「六神磊磊」這個名字的由來,是因為王曉磊夏天被蚊子咬而不得不經常塗了滿身的花露水,結果,周圍的人就用花露水的牌子給他起了這個外號。後來,他乾脆以此為筆名。很多人認識「六神磊磊」是從他風靡微信圈的「金庸武俠時評體」開始的,他擅長用信手拈來的武俠和歷史典故,犀利點評社會現象、時事熱點、世間百態。王曉磊說,所謂的「信手拈來」其實是下了真功夫的。他從初二開始讀金庸,據粗略計算,讀了十幾遍金庸的作品。而在更新文章時,他更是為了某處細節不時地翻看金庸的作品。從讀金庸到讀唐詩,對他而言是一個自然而然的過程。王曉磊說,「讀唐詩的人不一定愛金庸,但愛金庸的人一定愛唐詩。」在金庸小說裡,經常有唐詩的影子。「比如《倚天屠龍記》中,張無忌到了趙敏的綠柳山莊,中堂掛的字是唐元稹的《說劍》:白虹座上飛,青蛇匣中吼。殺殺霜在鋒,團團月臨紐。」讀書百遍,其義自現。金庸作品已經化為「骨血」融入到了王曉磊的身體裡。而王曉磊對於唐詩的儲備也是從小開始的。「我小時候讀的第一本正兒八經的和唐詩有關的書是《唐詩選集》,至少看了一年,每天都看,有空就看。這本《唐詩選集》裡大概有四五百首詩。我現在記得最牢靠的就是這四五百首。」因茠鰼e,王曉磊又燃起了讀唐詩的激情。「唐詩有蚋袨I的內涵,有我們想像不到、真正好玩的東西。」而決定出版解讀唐詩的書後,王曉磊發現自己在知識上還很不成體系。他習慣於去咖啡店寫作,兩年多的寫作時間裡,每次都背茪@大包書,常常只是要為了引用書中的某句話。平視經典「翻牆」讀唐詩有些讀者覺得對待像唐詩宋詞這樣的經典應該嚴肅待之。但王曉磊卻不這樣認為。他認為對待經典,不應該從低處仰望,而最好以平視的角度去看。他說,《紅樓夢》誕生後很長時間不是經典,而是女孩們在閨閣躲茯搌漁恁C又如,唐朝時李世民、虞世南也在不停寫詩,但真正引爆唐詩寒武紀的是王勃、楊炯這些當時所謂的「小人物」。「唐詩宋詞就像是花園,我自己就像是那個翻牆的人,對於不敢、不想進去的人,我可以幫他,從裡面折幾枝花拿給他看,讓他知道,原來這裡面有這樣美的花。」不過,王曉磊也說,他的作品或許不能陪大家很長時間,但走的這一段,能引茪H進正門。在他的《六神磊磊讀唐詩》中,詩人王維通過一場「選秀」博得了大唐公主的青睞,詩人們也「刷茠B友圈」、喝酒擼串、在人世間策馬奔騰。在幽默風趣的「六神體」中,作者把一段段詩歌的起承轉合、愛恨情仇娓娓道來,帶你領略大唐精彩絕倫的詩歌江湖,讓我們在忍俊不禁中重溫最溫暖、最風雅的唐詩記憶。像螞蚱一樣不斷蹦躂「是的,這一生,我終於沒什麼成就。年輕的時候,我也輕狂過,但和李白呀、高適呀、岑參呀、王維呀相比,我真的差遠了,他們都好有才!不過,對朋友,我做到了仗義、友愛、感恩、有始有終;對粉絲,我做到了堅持更新。我寫了一千五百多首詩,我做了一個小號該做的事。」這是「六神磊磊」的一篇成名作《猛人杜甫:一個小號的逆襲》的一段話,這篇文字寫出了杜甫的詩歌被後人認知和認可的過程。而這段話套用在王曉磊身上也是適用的。對於王曉磊來說,從開公眾號到爆紅、從辭職到寫書,從拿工資的記者到月入百萬的自媒體人,這幾年,他的生活發生了很大變化,始終不變的是他一直在寫作。他覺得,這一切的變化讓自己實現了看書、寫字的理想,因此日子過得很開心。「我覺得一個寫字的人,隨時要作好被人忘記的準備,我們都應該是一隻螞蚱,但是必須是一個不停地學習,不停地充實自己的螞蚱,我們要努力地蹦躂荂A然後靜靜地等待秋後的到來。」有言時勢造英雄,把這句話套用在香港報業發展上,同樣適用。政局動盪、經濟衰退,每每造就一份新報紙的誕生,可見報業發展史與香港的歷史關係密不可分。有見現時香港新聞發展史未有詳細的梳理,香港樹仁大學新聞與傳播學系系主任梁天偉,與該學系助理教授黃仲鳴一起合作,促成了《數風流人物─香港報人口述歷史》(《數》)一書的出版。該書聚集了28位香港報業人士,由梁天偉進行訪談,再由黃仲鳴主編,由這些叱糷@時的「風流人物」論盡本地報業1950年代至1990年代的發展史。文、攝:香港文匯報記者朱慧恩談到出書的緣由,黃仲鳴及梁天偉自言都是新聞界出身,加入樹仁大學新傳系已有十多年光景,二人均希望讓更多人了解香港報業的發展史。該學系早前開辦關於香港新聞史的課程,遂開始邀請老一輩的報人訪談。兩人表示希望借各位報人,以口述歷史的方式憶述辦報的經歷,並藉此梳理香港的歷史。《數》一書的時間設定由1938年到1995年,橫跨接近一甲子。二人由2011年起正式開始第一個訪問,從每份報章各找一位代表人物,最終合共訪問了28位報業界的「風流人物」,包括報章創辦人、管理層,憶述當年在報業打拚的日子。從訪談開始到書籍正式出版,有七人已先後離世,包括《香港文匯報》前副總編輯曾敏之、「馬報人」許培櫻、《明周》前總編輯雷煒坡等。回憶往昔歲月28位報人,各自憶往事,既談自己所任職的報章,也談其他報章,透過眾人口述拼湊完整歷史。書中的第一篇訪談錄,便由筆名「晨鳥」的許培櫻開始。筆名「晨鳥」的許培櫻為著名馬評人,他在1958年加入《新生晚報》,編寫馬經版,在1992年創立以馬迷讀者群為主的《縱橫日報》。他在訪談錄中詳細談到自己成為馬迷、加入馬報、再到創辦馬報的經過。其中一宗轟動事件,便是晨鳥當年放棄眼前利益,以頭版公佈馬流感的消息。由於當年《縱橫日報》以馬迷為主要讀者群,當馬流感的消息公佈後,馬會停賽,以致馬迷讀者群流失,日報銷量下跌,最終倒閉。故憶起晨鳥,梁天偉及黃仲鳴均笑言「晨鳥都有新聞道德」。此外,《經濟日報》社長麥華章在「天子門生《香港文匯》起飛」一章中談當年在《香港文匯報》的日子。麥華章在1973年加入《香港文匯報》,先後負責外交、港聞版。在訪談中,他便憶述了當年在《香港文匯報》的時光,包括當年跟隨國家領導人外訪,華國鋒的拘謹、鄧小平的瀟灑、趙紫陽待人接物甚得體,依然記憶猶新。此外,他還憶述當年到柬埔寨當戰地記者的恐怖三星期,目睹過屍橫遍野的景象,對他而言是很大歷練。其後,麥華章出來辦《經濟日報》,故在本章節裡也談到當年向《信報》「挑機」的點滴。談到本地財經報紙,除《經濟日報》外當然要數《信報》。今次黃仲鳴與梁天偉邀得鮮有接受訪問的駱友梅談當年與羅治平、丈夫林行止創立《信報》的經過。當年林行止本在《明報》工作,後來受羅治平邀請辦《信報》。林行止曾是查良鏞(金庸)的得力助手,因此坊間傳兩人有芥蒂。駱友梅在本章節中便開腔澄清沒有此事,但坦言彼此「少了一份密切」。此外,她亦談到《信報》如何在當年複雜的政治環境中堅守立場。還有韋基舜談《天天日報》成為全球首份彩色報紙暨柯式印刷報紙;雷煒坡談在《明報》的歲月;楊祖坤和萬民光談在《大公報》的日子;胡仙談《星島日報》的成與敗;岑才生談《華僑日報》的興與衰;張初、許燊談在《商報》的日子;莫光、劉晟、歐陽成潮談《晶報》與創辦人陳霞子等,合共28篇詳細訪談錄。小報橫行年代28位報人的口述歷史,梳理了香港報業的發展史以及香港的歷史。談到報業的發展史,二人表示早年香港較常見的是黨報,例如國民黨的《天文台》、共產黨的《華商報》,到後來隨時代發展,「左中右」立場的報紙面世,文人辦報、商人辦報,開創香港報業的盛世局面。不過,二人亦特別提到當年小報的發展史,那時的小報普遍由文人主理,自上世紀30、40年代興起。「在30、40年代,小報十分流行。當年的小報五花八門,多數是文人辦的。」二人憶述指原來當時要辦小報很容易,一個文人就可辦一張報紙。「新聞可以自己寫,副刊的小說也可以自己寫,不需記者和編輯。」黃仲鳴說。因此,當年香港報業便有個十分特殊的狀況──一雞死一雞鳴。梁天偉憶述,當年辦小報,只要能售出幾千份,就基本上可以回本。然而,因為小報沒有廣告,故每當銷情不理想時,主理人便會為報紙另起名字,再次「創刊」。「小報好難生存,只是食住一個時段的甜頭,沒東西看便『執笠』,另起名字再辦。」70年代起,小報慢慢式微,直到上世紀90年代中期有「以大報方式辦小報」的新報紙加入,才標誌茪p報時代正式結束。雖然當年小報多如繁星,但能站穩陣腳的可說無幾,不過亦有例外。二人憶述在一眾小報中,在1959年出版的《明報》可說是特殊例子。「它是少數的由當年的小報,走到今天面向知識分子的大報。早期的《明報》都是小報,只由幾位成員組成。當年包括武俠小說、偵探小說,完全是小報格局。但查先生有眼光、很自信,加上他又是文人,所以能將《明報》發展到知識分子的報紙。」報業前景堪憂當年,報業發展蓬勃,大報群雄割據,各領風騷;小報亦受普羅大眾支持,找到生存方式。然而,與眼前兩位業界資深人士談紙媒未來的發展,他們都對前景堪憂,梁天偉更斷言十年後紙媒將絕跡。智能手機的出現,改變了傳媒發展生態。可惜的是,放眼現時網絡新聞時代,內容農場「當道」,假新聞充斥,網絡新聞只求HitRate。面對此情此景,紙媒沒落,但網媒是否能有足夠力量長遠發展?究竟還能否一雞死一雞鳴?當年,無數報業精英在業界競折腰,來到今天,傳媒生態發展翻天覆地,若數風流人物,能否看今朝?

﹛﹛假屏慲憲童狠ぶ蘆控窒肅嫌樓債褒吽窒煦華⑹笥假倛岊填趙ㄛ楷汜嗣れ炷僻岈璃ㄛ眒婖傖杅坋靡す鏍侚厗睿笙莉囷囮﹝勀膘鏍湍鍰旃噶芶勦眕捚粔娵鑠翔冀翔こ笱睿鰍源珧汜翔峈旃噶第蹋ㄛ炵苀賤昴賸珧汜翔迵娵鑠翔潔娸笱祥郤恀枙迵疻換杻俶﹝

※捄褶祥芘儂﹊氿畋腑蟪智繺皿鶳蟪棕恁

﹛﹛挕眙褶祥儕ㄛ祥呾磁跡條﹝

﹛﹛§蝵韗甭奡侍韃衶羹漍佷暱黥晾阪侀婐寋玨√倥蘢迮鰍聒倇萃曊翁懩藐煦秶煙窗F痦銓炬蓇磑攜侚鉏眷△譯翁巀倰极炵ㄛ眒峈弊囀俋啃豻模儂凳茼蚚ㄛ峈帤懂換噙◎擦堙Ⅵ度模蝌ヾ1迮蒰或擿郱〥毚撙侕萃曊翁嚙じ樅彸插偕刵鴃情ㄒ佬罈罔蝐掛岡勤瞿嗷桮蝤

﹛﹛§涴璃岈襠隴啞ㄛ躲婓梗侉鬊篋舝皇殮募股鶲丳жⅠ欳茛皆臥蒆齎鉻黧擱I婐劙倗こ伒腔耋繚﹝

﹛﹛絆哏ぢ祒躇萇鎢衄嗣癆漲ˋ坻腔桵衭隙砪佽ㄛ絆哏岆ぢ祒躇鎢腔毞符ㄛ暮砪薯儐芊淉衪忑部陔恓楷票頗掩備峈姘謗頗腔※菴珨耋粕§ㄐ踏爛ㄛ涴耋※湮粕§淏裒奻賸淏堎坋拻啋秖誹ㄛ珋婓ㄛ憩呴濂厙暮氪珨れ氾煎募銨簞氶

﹛﹛刓陲勤諳盓堔控捶婐綴笭膘ㄩ芘鄶宒121砬啋ㄛ笭膘砐醴369跺ㄛ統迵堔膘35000芊

﹛﹛間悁矨﹜栦賞齁﹜卼砳﹜睡蕾瑕脹統樓奻扴魂雄﹝

﹛﹛ㄡㄟㄟㄤ爛ㄛ卼債樽秪輒婕婃奀燭羲芶勦ㄛ褫滯赽試試堤汜珨跺堎ㄛ坴腔旯荌衱堤珋婓芶勦爵﹝笢僕笢栝域鼠泆荂楷腔▲壽衾輛珨祭慾療嫘湮補窒陔奀測陔童絞陔釬峈腔砩獗◎等俴掛ㄛ眒蚕佸騄鰤磄蝟鰤璉狩椅梪襏硜姘陔貌抎虛楷俴﹝

﹛﹛

﹛﹛賤躇陔釬▲珨跺佽騫擠蝖滂晾奐〨 瑞跡ぇ窪做

孮晤ㄩ
婌惆厙忑珜  >> 都笣け耋  

陔蛁聊妗极冪撳わ珛砐醴腎暮 拻跺馱釬桹儠 - 陔倓瞼陔恓厙 - luntankj68.cn

陔蛁聊妗极冪撳わ珛砐醴腎暮 拻跺馱釬桹儠

ㄗ2019-07-24ㄘ

﹛﹛暮氪植庈祥雄莉腎暮蝠眢笢陑鳳洃ㄛ赻5堎2梪艞炮婕豐3廘騫腓敺乘蟻鯜菸懋里享駋鄸艙警Фё撣鶾尤黰桴芨奿埶儠嶂為嚓簆救瑍韥輔誼黧怴

﹛﹛峈嫗章邈妗庈巹﹜庈淉葬壽衾輛珨祭旮趙俴淉机蠶秶僅蜊賂腔樵習窒扰ㄛ賦磁都笣庈祥雄莉腎暮蝠眢珨极趙馱釬妗暱ㄛ楷閨祥雄莉腎暮蝠眢婓督昢妗极冪撳楷桯笢腔釬蚚ㄛ茠婖妗极冪撳楷桯腔蚥謎遠噫ㄛ庈祥雄莉腎暮蝠眢笢陑捃厒俴雄ㄛ輛珨祭潠趙腎暮霜最ㄛ揤坫域燴奀癹﹝勤陔蛁聊腔妗极冪撳わ珛甡楊膘扢砐醴腔腎暮羲籵蟯伎籵耋ㄛ楛5跺馱釬桹儠寣

﹛﹛森俋ㄛ婓枑鼎祥雄莉腎暮扠③桶跡﹜域岈硌鰍﹜淉習訰戙脹督昢馱釬腔ヶ枑狟ㄛ扢蕾蚳藷訰戙竘絳詣ㄛ枑ヶ硌絳陔蛁聊腔妗极冪撳わ珛沓迡腎暮扠③桶脹眈壽桶宒﹜桶等ㄛ枑鼎堆域督昢﹜珨堆善菁ㄛ楛わ珛※硐變珨棒§ㄛ喃煦悵梤※珨棒俶辦厒域賦§﹝

﹛﹛肮奀ㄛ勤陔蛁聊腔妗极冪撳わ珛妗俴※蚳珨趙§督昢ㄛ羲扢督昢蚳敦ㄛ蚳侕傱瞨皆舒鯓傱簅鯙欐机瞄ㄛ妗囥奕抶趿ㄛ妗俴蚳侂鬌ㄛ郔湮癹僅督昢陔蛁聊腔妗极冪撳わ珛﹝笢陑妗俴祥雄莉京觷瑲紫鰷橶啄瓊為椎捸偌倏祴輕恀傱瞴〢祴翕壔棨騢芊接譟褊膛珍黰溼蕈鷃源痤襤儠慱硨瑊輒牲1跺馱釬掁狩蚡褡傱縳輶騢侄源痤鰍彖蚨芩甽索狐鴥狡℅竹黧怜壖薹救煚畏楛5跺馱釬梲奿埡噿〃辣租併丑ㄒ供豲妅銫

﹛﹛懂埭ㄩ都笣俀惆

﹛﹛

ㄗ薊磁婌惆厙汒隴ㄩ笢弊華源け耋腔醴腔婓衾芢雄笢弊傑庈腔勤俋薊釐迵蝠霜ㄛ囀楂屼邿華源傑庈枑鼎ㄛ祥扽衾陔樓ぞ薊磁婌惆睿薊磁婌惆厙腔陔恓惆耋囀搳ㄒ
陔樓ぞ惆珛諷嘖軞儂ㄩ63196319﹛隆堐盄ㄩ63883838﹛婌惆厙嫘豢薊炵ㄩ63192036﹛婌惆陔恓盄ㄩ1800-7418383
陔樓ぞ惆珛諷嘖唳佯齾苺邦屎噩ФМ籟198402868Eㄘ 枑倳ㄩ陔樓ぞ厙釐珛氪譠晷倨篻氿界譙婞蚚掛厙囀斒姻瘨埸阬奾迠砥 [厙釐沭遴] [笐佌淉習] [跺匋岏炱˙也
菴源鼠侗褫夔婓婌惆厙桴哫換坻蠅腔莉こ麼督昢﹝祥徹蠟躲菴源鼠侗腔庥彖閡赽郺蝐侍魙憊瑐堧皈蝐侍蠸垓遙廑埥厊嗔れ腔庥恂蟣孛碣臐
榆歭綬游 ほ僭淜 玶阨盺 啞禍游 嫘痰侁
褸阨淜 吤模茠游 陔梅繚 陝煉蘇佴 蜓籵耋